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
奇迹原创 > 97版天龙八部明明很渣,为什么很多人说吊打03版?
97版天龙八部明明很渣,为什么很多人说吊打03版?
分类:资讯 用户:Admin 时间:2021-08-27 19:40:04

首先,你要明白,《天龙八部》最初只是金庸的一本小说,小说只有文字,没有画面,更没有炫酷特效,但它依然受人们欢迎,是为什么呢?

因为一个武侠故事的好坏,和打斗特效无关。97版碍于资金、技术等问题,确实特效比03版差很远,但并不妨碍它比03版强。我们先从角色入手,一个个对比。

一、97版萧峰>03版萧峰

为什么这么说呢?胡军的萧峰,是一个豪侠,论霸气,确实在黄日华之上。但是,他的萧峰过于单薄。

黄日华的萧峰,感情戏更加出色,对兄弟、对朋友、对爱人,你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仗义或是柔情。

这让萧峰这个角色更加立体,也更加真实。英雄从来就不是顶天立地的硬汉,他们都是普通人,正因如此,才更可贵。

这就叫侠骨柔肠。胡军的感情戏总是面无表情,他想塑造一个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”的英雄,但正因如此,这个英雄太假。

二、97版段誉≈03版段誉

陈浩民和林志颖的段誉,颜值气质都很符合原著。

林志颖的段誉,更多古灵精怪,而陈浩民的段誉,则更像一个“乖宝宝”。二者的诠释都很讨喜,所以我认为不分伯仲。

三、97版虚竹>03版虚竹

我一直认为,97版最好的角色莫过于虚竹,樊少皇的虚竹,比黄日华的萧峰更经典,更无法超越。

我们先看原著对虚竹的描述“浓眉大眼、鼻孔上翻、双耳招风、嘴唇甚厚”,我们再看樊少皇的扮相:

这简直就是虚竹本竹好吗?憨厚老实、不经世事的虚竹,都在他那双无辜的大眼睛里。

而高虎版虚竹,首先外形就不过关。人家是“浓眉大眼”不是“贼眉鼠眼”好吗?我不是攻击演员,但高虎那个小眼睛真的称不上“浓眉大眼”好吗?

高虎的“憨厚”更像是演出来,而不是自然而然的,小眼睛里满是小心机。

而且更关键的是,打星出身的樊少皇实在太有优势,一双有力的大手和行云流水的武打动作,非常具有观赏性,这是其他任何版本虚竹都不具备的。

四、97版王语嫣≈03版王语嫣

李若彤和刘亦菲的颜值都没话说。李若彤出演时,年龄略微偏大了一些,缺了一点少女感,但成熟的演技能够弥补些许。

刘亦菲出演时不到18岁,少女感满满,只是演技过于生硬,尤其是后期和林志颖的段誉互动的时候,根本看不出这是一对恋人。

两版各有优劣,勉强算是平局。

五、97版鸠摩智>03版鸠摩智

03版鸠摩智这个角色的问题,我认为和演员关系不大,是导演的问题。

鸠摩智其实并没有作过什么恶,也没真正杀过一个人,有点“刀子嘴豆腐心”的意思。

他也是一代高僧,能够在天龙寺一语道破“双树枯荣”的禅机。只是他个性偏激,争强好胜,但最终大彻大悟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

鸠摩智可以说是《天龙八部》里最难处理的角色,因为严格意义上,他并非反派,但前期也称不上是个好人,手段有些卑鄙无耻,称不上君子,却又不是个完全的小人。

97版的处理很有意思,赋予了这个角色喜剧色彩,所以哪怕他前期多么卑鄙无耻,观众也很难真正恨起来,后期“洗白”观众也能欣然接受。

03版的鸠摩智,哪里有半点“得道高僧”的模样?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“番僧”,眼神里满是凶狠,把鸠摩智简单粗暴塑地造成了一个阴险狡猾的反派角色,过于脸谱化。

这样的鸠摩智,你相信他会大彻大悟吗?至少我是不信的,没有半点说服力。

六、97版慕容复<03版慕容复

慕容复这个角色,是一位翩翩公子,别人家的孩子,从出场来看,他是十分优秀的,满足任何一部武侠小说对于主角的设定,否则王语嫣怎么会爱上他?

张国强版的慕容复,颜值不够高就算了,关键是太老了,没有王孙公子的贵气。

唯一的优点是,在“黑化”之前,把慕容复正人君子的一面演绎得不错。

修庆版慕容复,颜值就要高很多了,形象和气质上明显更胜一筹,基本符合“南慕容”的设定。

但是修庆有点用力过猛,前期的慕容复是还没“黑化”的,也被修庆演出了奸邪小人的感觉,这一点不如张国强。

剩下的角色,我就不一一解析了,个人看法如下:

97版钟灵>03版钟灵

97版木婉清<03版木婉清

97版段正淳<03版段正淳

97版段延庆>03版段延庆

97版阿朱<03版阿朱

97版阿紫<03版阿紫

这样对比来看,97版确实略胜一筹,03版不至于输得体无完肤,但导演和演员的缺陷还是不少的。

当然,最让97版加分的,还是那首周华健演唱,林夕作词的《难念的经》:

笑你我枉花光心计

爱竞逐镜花那美丽

怕幸运会转眼远逝

为贪嗔喜恶怒着迷

责你我太贪功恋势

怪大地众生太美丽

悔旧日太执信约誓

为悲欢哀怨妒着迷

啊 哈

舍不得 璀璨俗世

啊 哈

躲不开 痴恋的欣慰

啊 哈

找不到 色相代替

啊 哈

参一生 参不透 这条难题

吞风吻雨 葬落日

未曾彷徨

欺山赶海 践雪径

也未绝望

拈花把酒 偏折煞

世人情狂

凭这两眼 与百臂

或千手 不能防

天阔阔 雪漫漫

共谁同航

这沙滚滚 水皱皱

笑着浪荡

贪欢一饷

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

为了写这首歌,据说林夕钻研佛经良久。

最终确实把《天龙八部》的内涵:“有情皆孽,无人不冤”表达得十分精准。

世人贪恋的功名利禄、权位色相,一切都镜花水月。求不得最苦,偏偏众生皆苦。